2021年中国足球又一次溃于功利

2019年6月4日,作为中国男足招入的第一名归化球员,李可跟随里皮出现在了广州越秀山体育场。两天后,在中国男足对阵菲律宾队的热身赛中,李可以首发身份迎来了自己的国足正式比赛首秀,出场55分钟。赛后,他在微博上如此写道, “今夜,我披上了中国队的战袍为我的祖国而战。能为国出征是我的荣幸,也是梦想成真。”李可为国征战的迫切心情毋庸置疑,不过彼时更多人热衷讨论的是国足开启归化之路这一事件本身。

启动于两年前的归化工程,是中国足球为了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而展开的一次豪赌。如今,结果已然揭晓。在已经结束的六场世界杯亚洲区预赛十二强赛中,中国男足只拿到1胜2平,以5分名列B组倒数第二。尽管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还将举行剩余四场十二强赛,但中国男足进军卡塔尔世界杯的可能性已无限接近于零。换言之,当初的豪赌换回的是又一次失败。

从2019年李可入选国足以来,共有六名归化球员入选过国足集训名单,另五人分别是艾克森、洛国富、阿兰、蒋光太和费南多。此外,作为当初中国足协选定的归化试点俱乐部,还有侯永永(北京国安)、钱杰给(上海申花)和德尔加多(山东泰山)等多名球员也成功完成归化,并以本土球员身份参加了国内赛事(但钱杰给和德尔加多无法代表国足出场)。

球员归化一事,其实无所谓对错,但中国足球这次“突击工程”却存在太过明显的功利痕迹。为了快速完成归化,以便让被归化球员能够赶上这次世预赛,此次工程的“主力军”广州足球俱乐部投资方恒大集团所投入的资金超过10亿元。但令人遗憾的是,巨额投入不仅没能换来国足成绩的突破,反倒在场外留下一地鸡毛。费南多、艾克森、阿兰和洛国富等归化国脚先后离开中国,十二强赛客场对阵日本队一战将于明年1月27日打响,在长时间无法系统训练的情况下,他们能否归队、能否参赛都成了未知数。一旦归化国脚届时无法回归,那么中国足球又将沦为笑话。

近日,日本“雅虎体育”相关报道在谈及中国足球的归化情况时评论为“完全崩溃”, “因为缺乏系统训练,即便他们(归化球员)能够及时回归参加十二强赛,也不会给日本队制造太烦。日本队有望双杀中国队,延续连胜的步伐。”

归化球员并非中国足球为了冲击2022年世界杯所下的唯一赌注,被押上赌桌的还有中超联赛。为了方便国足在疫情特殊环境下备战及出征世预赛,本赛季中超被切割得支离破碎。4月20日至5月15日为第一阶段第一部分,举行5轮比赛;7月18日至8月15日为第一阶段第二部分,举行9轮比赛;12月12日至明年1月3日为第二阶段,举行8轮对决。第一个间隔期休战两个月,第二次更长达四个月,而在赛期里,三天一场比赛成为常态。在各队为赛程折磨得苦不堪言时,中超联赛的关注度和品牌影响力也遭到了巨大的损害。其实在中国足协决定中超是否为国足让道时,曾有人提议让需要频繁入境隔离的国脚“跳”出联赛,中超正常进行,且不将赛制“缩水”,但这一方案未被采纳。

另一个属于2021年中国足球的关键词就是李铁。在此不对他作为国足主帅的功过展开讨论。令人更在意的点其实是——在将耗费10位数资金的归化工程和整个中超联赛押上赌桌后,中国足协为何会派出李铁这样一位缺乏经验的“牌手”?现实很残酷。短板明显的李铁在十二强赛中无法捏合出一支更有整体感的中国队,场上战绩差劲,场下麻烦不断,他以失败结束了国足主帅生涯,也让中国足球在这次世界杯豪赌中输掉了全部家当。

对于中国足球而言,2021年无疑是溃败的一年,但在众多的失败之中,还是有些许令人略感鼓舞的微光。一直困扰职业联赛的“金元足球”在“硬着陆”中已走到尽头,虽然高水平外援、外教成批离开,有损中超联赛的观赏性,但降低投入门槛无疑有利于更多投资者,而这将从根本上加速职业俱乐部的新陈代谢。事实上,我们已在低级别联赛中看到了一些好苗头,例如本赛季从中乙升入中甲的青岛海牛和从中甲杀入中超的武汉三镇,便都是发展健康、从未被欠薪困扰的优质俱乐部,中国足球目前最需要的正是这一层面上的优胜劣汰。

2022年即将到来,又一次回到原点的中国足球该如何面对未来,如何才能彻底抛开“功利”两字,需要太多人静下心去思考。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