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锐作客网易_网易体育明星访谈室_体育

针对近日来颇受关注的短道速滑队“青岛打架事件”,《北京青年报》资深冰雪项目记者杜锐()作客网易《易言堂》,对本次事件与网易网友进行探讨。在访谈中,杜锐表示:通过本次事件,短道速滑队已经没有任何形象,并且在一、两年时间内无法重塑。[详细]

杜锐:1974年生于甘肃兰州,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管理系。曾就职于人民体育出版社,现为《北京青年报》专职体育记者,主跑项目足球、冰雪。

杜锐:我觉得王濛是一个个性非常突出的人,她的性格里有让大家喜欢的成份,像你刚才说的,她非常直率、率真…… 但另一方面,她非常容易冲动,我想,比赛场上的那种风格在她生活中也是有体现的,易冲动,遇到事情时不能很理智的考虑问题,也是她性格中很致命的弱点。业内人士对她一直都是“又爱又恨”。

杜锐:对,没错,最后短道界事件为什么会爆发至这个层次,不光冬季项目的问题,甚至是中国体育业的问题,我们的管理者一直在用过去管理60年代运动员、50年代运动员甚至70年代运动员的管理方式来管理80后、90后的运动员,是有冲突、有矛盾的。[详细]

网易体育:我看您的报道中曾经提到过王春露和李琰间是有比较大的矛盾的,她们之间的利益冲突纯粹是对于队伍把握和成绩而出现的吗?

杜锐:我觉得是控制权,中国体育里教练和领队发生矛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例子非常多,李琰这个人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她实际上以外籍教练的眼光和视角来看待自己在这个队的执教。一般外籍教练和中国领队的矛盾,结局都是外籍教练走人。但坏就坏在李琰本身是一个中国人,她还是以中国文化来为人处事的。最后这个事情就变成了队员支持她,要把领队赶出队,这个事情一下就复杂化了。

杜锐:我倒不认为是这样,包括这件事情,最终对王濛作出最终处罚,网上很多人都把王濛塑造为一个跟体制的斗士,我觉得不是这样的。[详细]

杜锐:对,即使是王春露先动手,在这种情况下最后王濛把事件演变得这么恶劣,错在王濛,而且王濛在处罚出来后接受采访时也默认了这一点,因为她一直在说,队里之前在这件事后处罚我,我做错了,我道歉,之前发生的深层次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去追究?

网易体育:如果队员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是脓包的话,那我们是应该把它捂住,等它自己慢慢吸收,还是通过外力把它戳破,让脓流出来,帮助它治疗?

杜锐:我觉得卫生部应该直接把它挖掉,就像前段时间中国足球的问题一样,有人说要捂,有人说要挑破,确实有人在捂,也有人挑破,但最后真正把问题给解决的方式就是彻底把它挖掉。[详细]

杜锐:重塑形象不是一两年能够做起来的,现在离索契只有两年半时间,不是两年半时间就能把中国短道速滑队形象重塑起来的,在处罚出来后那天晚上很多老队员给我打电话,大家给我传达了同样一个观点,大家都在说,中国冬季短道速滑这个项目就完了,当时大家都很痛心。

网易体育:很多人认为在这起事件中,真正归结到根儿上,可能是黑龙江和吉林这两个冬季项目大省利益的争夺。

杜锐:对,我觉得中国冬季项目之所以到今天,我可以说现在冬季项目还有更多黑幕、更多丑闻没有曝出来,很多是小学生都不可能犯的错误,有这样的黑幕存在着,造成这些东西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咱们国家有这么多省、市、自治区,幅员这么辽阔,但现在只有黑龙江和吉林两个省在搞冬季项目。[详细]

杜锐:,因为李琰没有辞职,冬管中心和她的合同是签到2014年年底,从正常情况来看,李琰要带队带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结束,因为双方的合同契约是不能改变的。

杜锐:这个项目很难像在温哥华冬奥会上那样拿到四块金牌了,即使不出这件事情,中国短道队要想拿到四枚金牌也很难。[详细]

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请到的嘉宾和我们谈谈最近很多人非常关注的发生在冬季项目短道队伍中的波折,来自《北京青年报》,非常资深的冰雪项目记者杜锐老师,杜老师您好。

网易体育:我们都知道,去年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队,特别是女子,包揽了4枚金牌,以非常辉煌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也记得一年多以前曾经做过短道队四位接力队员和主教练李琰的采访,当时大家都以非常钦佩的心情看待这支队伍,但到现在,我们觉得这支队伍有很多问题,甚至有很多黑幕,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在您这样一个跑冰雪的记者看来,您会惊讶吗?

杜锐:确实比较惊讶吧,应该说这些问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在温哥华冬奥会之前,这些东西也曾经存在过,套用中国的一句古话,创业难守业更难,当你在温哥华取得四枚奥运金牌,达到中国冬季项目从来没有过的辉煌成绩时,所有问题,即使是很微小的矛盾,突然之间就会被放大化,最后以这种方式爆发出来,说句实在话,其实我作为一个关注冬季项目、采访冬季项目的专项记者,我自己也很痛心,不光惊讶,确实很痛心。

杜锐:对,这支队1995年建队,建队时给大家的印象是很正面、阳光的,包括这支队培养出来的大杨扬,现在已经是国际奥委会的委员了,长期以来这支队都是很正面、很阳光的,但为什么到了今天它可以说是中国体育最负面的典型了,我印象中中国体育从来没有出现过队员打领队的事情。

现在就这个事件本身,大家作为公众所了解的整个事情情况来看,很难说出来这件事情谁对谁错。

杜锐:对,我觉得没有绝对的受害方和施暴方,也没有绝对的黑白评判标准,因为我了解了很多方面,这个事情各个方面的人我都进行了接触,知道的东西越多,就觉得越难判定这事情谁对谁错。

网易体育:是,其实对于很多网友来讲,我们知道的资料是比较有限的,而在我们的感觉中,王濛从温哥华回来时是一位非常成功的运动员,非常直爽,又很幽默,那时她的个人形象达到了高峰,后来王濛有段时间去读书,给我们感觉她可能想为自己的未来做更多打算,在丽江出现这起事件之后,对于她的风评就在明显下降,后来又出了青岛事件,一瞬之间,王濛几乎站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上,不管是媒体还是网友,都说她个人膨胀,素质低下等等,但到今天我们再看,好象王濛并不是这个事件中单纯的施暴者,可能她有更多的委屈,不知道您怎么看王濛这样一个人?您接触应该很多吧?

杜锐:我觉得王濛是一个个性非常突出的人,她的性格里有让大家喜欢的成份,像你刚才说的,她非常直率、率真……

杜锐:对,在场上也很有霸气,这确实是让她受人喜爱的方面。但另一方面,她的性格易冲动,非常容易冲动,我想,比赛场上的那种风格在她生活中也是有体现的,易冲动,遇到事情时不能很理智的考虑问题,也是她性格中很致命的弱点。

在中国短道界来说,从王濛开始练这个项目,当省队教练知道王濛这个人开始时,她就一直处于争议之中,业内人士对她一直都是“又爱又恨”。

杜锐:爱是因为她的能力超强,换句话说,即使王濛不从事短道项目,以王濛的身体素质和天赋,她从事中国大部分体育项目,都是有能力拿到奥运金牌的,因为她的能力不光得到中国短道界的认可,包括世界短道界都觉得王濛的爆发力、超强的身体素质没有人能够抗衡。

回过头来说,“恨”是因为她作为尖子运动员,作为能力很强的运动员,可以说是这个项目上的天才,性格上有这种缺陷,导致她会经常给教练、领导惹出不小的麻烦。

杜锐:对,没错,一定要引起大家注意的一点是,80后运动员的特点,一定要注意,王濛是一个80后,最后短道界事件为什么会爆发至这个层次,不光冬季项目的问题,甚至是中国体育业的问题,我们的管理者一直在用过去管理60年代运动员、50年代运动员甚至70年代运动员的管理方式来管理80后、90后的运动员,像周洋是90后,这些80后、90后运动员所想的东西,所希望得到的管理方式和现在国家体育总局所倡导的管理方式是有冲突、有矛盾的。

网易体育:因为这些年轻运动员的成长环境、从小接受的教育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杜锐:对,没错,他们是在一个相对来说接触外来事物比较多,更宣扬自我精神、个体精神更多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他们所希望的是独立、有个性、自由,那么我觉得国家体育管理总局冬运管理中心应该针对运动员性格特点的变化而让自己的管理方式发生变化。

过去咱们讲“三从一大”,这是中国体育克敌制胜的法宝,“三从一大”本身没有不好的地方,它是很好的训练方式,但这种训练方式过分被夸大、过分被强调,扼杀了很多运动员的个性,年轻运动员希望张扬自我的精神,过分夸大这种东西,那我想“三从一大”同现在的运动员产生矛盾是必然的。

网易体育:回到事件本身,很多人都在说,王濛真的像外界所描绘的那样带一点黑社会风范,特别喜欢替人出头(的性格吗)?

杜锐:王濛爱打抱不平,公众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事情发生后我曾经和短道速滑内部人士聊过天,他问我这么一个问题,王濛从美国学习完后归队,到队才一个半月时间,这一个半月,在走之前,她和王春露的关系非常好……

杜锐:也不是非常好,而是比较正常的,把王春露当做长辈和领队尊敬,因为她们俩在国家队做队友的时间也很长,同场竞技,王春露对王濛,一直也是把她当做小队员来照顾。

她仅仅回队一个半月时间,王濛能对王春露累积出多大的仇恨?这是队里一个人问我的问题,我觉得大家也可以去思索,仅仅一个半月她能累积多大仇恨,对王春露恨到这种程度,在青岛冒天下之大不韪打了王春露,第一例打领队的事件发生在她身上,我觉得……

杜锐:对,我觉得这东西肯定还是有很多不为公众所知的东西,再一个就是王濛性格中易冲动的成份,对这件事情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网易体育:我们看到,在最后的处罚出来之后,整个短道队,不光王濛,还有刘显伟、刘秋宏、包括周洋、韩佳良,其他没有受到多大处罚的人都选择了站在王濛这一边,后来还有很多人选择回到队伍中,但在这一刻这支队伍这么团结,到底是因为王濛比较有个人魅力,还是因为她们感到王濛利益受损也会使她们的利益受到伤害,某种意义上为自己而抗争?

杜锐:我觉得一方面是因为王濛为她们打抱不平,因为王濛是国家短道队的队长,她觉得这件事情是队长替队员出头;另一方面,我觉得是队员利益受到了一定伤害,这件事情就本质而言,是教练与领队、领队和队员、教练之间利益分配上的矛盾,归根到底是因为这个。

网易体育:我看您的报道中曾经提到过王春露和李琰教练间实际是有比较大的矛盾的,李琰教练在此前并不怎么愿意搀和这件事情,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看到她的说法,但最近李琰出来接受采访也谈到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作为一个教练和队伍领队,她们之间的利益冲突纯粹是对于队伍把握和成绩而出现的吗?

杜锐:我觉得是控制权,中国体育里教练和领队发生矛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例子非常多,就冬管中心来说,李琰这个问题是有特殊性的,冬管中心一直对外强调,李琰是外聘教练,所谓外聘教练是什么概念?意味着李琰虽然是中国人,但她不是完全以国内教练的身份执教这支队,属于外聘海外教练,冬管中心把她从海外聘回来执教。

李琰这个人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在美国也待了很长时间,她的性格里更倾向于西方化的管理方式、执教方式,我觉得她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外籍教练,以外籍教练的眼光和视角来看待自己在这个队的执教。

在中国体育界里,外籍教练和中国领队之间发生矛盾已经有很多次了,不是第一次,而且每次发生矛盾和冲突时,结局都是外籍教练走人。

杜锐:对,但外籍教练走人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外籍教练得不到队员的支持,因为语言沟通的障碍,文化沟通的差异,她无法得到运动员最大的支持。但坏就坏在李琰本身是一个中国人,她很了解中国的文化,甚至她就是中国人,虽然接受西方教育比较多,但她还是以中国文化来为人处事的。

杜锐:对,最后这个事情就变成了队员支持她,要把领队赶出队,这个事情一下就复杂化了。

杜锐:我倒不认为是这样,包括这件事情,最终对王濛作出最终处罚,网上很多人都把王濛塑造为一个跟体制的斗士,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王濛只是一个体制的斗士,那为什么在这件事情出来后她还要第一时间给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打电话呢?

杜锐:对,她还是希望用体制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她还是服从领导,包括她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也在说,“我还是服从领导,希望领导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网易体育:我们看到,王濛和李琰之间这几年中的纷争、故事很不少,我们看到王濛最初是不服李琰的,在温哥华冬奥会上她以跪拜的方式让人觉得师徒俩的关系牢不可破,但这件事情出来之后我们又看到王濛以非常性格的方式说“我最后一次叫你教练。”最后李琰接受采访,王濛也说“挺感谢的”,她这种情绪变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到底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复杂的裂变呢?

杜锐:就是刚才我说的,王濛这个人易冲动,她这个人本身的性格特点里左右摇摆不定的因素就很强烈,一个简单的外部因素就会让她作出比较冲动的事情,她经常在这个事情上摇摆不定,我觉得也是很正常的。

杜锐:对,就事论事,首先第一点,在青岛打架这个事情是绝对不对的,无论谁先动手,这件事情都是不对的,即使王春露先动手,如果这是真的,因为还没有得到证实,是王濛单方面说的,王春露那边也一直在说希望公布录像,希望中心出来把事情说清楚,这件事情没有证实,即使是王春露先动手,在这种情况下最后王濛把事件演变得这么恶劣,错在王濛,而且王濛在处罚出来后接受采访时也默认了这一点,因为她一直在说,队里之前在这件事后处罚我,我做错了,我道歉,之前发生的深层次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去追究?

就事论事,青岛事件王濛错在主要,剩下的事情,我觉得冬运中心应该通过更深层次找到问题矛盾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让矛盾继续激化,因为现在大家很糊涂,到底谁对谁错?

网易体育:可能冬管中心也确定不了板子打在谁身上,我们看到第一板的处罚决定给人感觉基本就是和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包括对刘显伟和王春露,到了第二板,几乎把过错都归在了队员方,我没有看到管理方在此事中承担什么责任。

第一板的处罚,当时为什么没有做处罚呢?当时我了解的情况是,体育总局那边因为刘鹏局长正在伦敦参加倒计时一周年的活动,他没有从伦敦回来时谁也不敢拍板,因为事情是第一次遇到,党组应该共同决定处罚,所以当时是比较延迟的处罚。

杜锐:对,就事论事,仅是对青岛事件的处罚,因为青岛事件的过错主要在王濛,换句话说,她有些行为已经触犯到了法律层次的,我觉得这个处罚并不算是非常严厉的。

网易体育:我们看到王濛在处罚出来后不断地强调她想要开新闻发布会,把她自己知道的很多“黑幕”揭露出来,但现在看来,这个新闻发布会很有可能开不了了?

杜锐: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需要问王濛本人,但我想,这个发布会开与不开,对于这件事情的解决也并没有实质性帮助。

网易体育:如果队员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是脓包的话,那我们是应该把它捂住,等它自己慢慢吸收,还是通过外力把它戳破,让脓流出来,帮助它治疗?

杜锐:我觉得卫生部应该直接把它挖掉,就像前段时间中国足球的问题一样,有人说要捂,有人说要挑破,确实有人在捂,也有人挑破,但最后真正把问题给解决的方式就是彻底把它挖掉。

网易体育:照您的类比方式,难道只要让王春露不做短道队领队,把她外调到另外的部门,问题就解决了吗?

杜锐:不可能,我觉得再换一个领队来,包括我看网友说过去有一个姓杨的领队,她在的时候短道队一团和气,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努力地维护局面什么的,确实,过去的领队做了很多工作,但今天发生这件事情,难道不是过去一些事情累积至今天一下集中爆发的吗?那么这说明捂的方式并不是可取的。

网易体育:2014年的冬奥会只有两年多一点时间了,不可能不要所有犯了错、性格过于强烈的队员,我想这对于领导和冰迷来说都是不希望看到的,队员与管理层出现矛盾,照您来说,是应该把两部分都挖掉,还是只挖一部分?

杜锐: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会发生彻底没有金牌的可能性,但在事件出来后我看很多外界评论都说,中国体育的“唯金牌论”害了中国体育,既然是这样,要回归干净纯粹的短道队,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金牌呢?索契的金牌有那么重要吗?中国冬季项目在温哥华拿了五块金牌,五块金牌拿完后,中国冬季项目出了多少事儿?

网易体育:但从冬管中心领导的角度来讲……我们知道,每次大赛之前他们都要给自己提目标、下任务,难道到索契之前我们的任务就是维持队伍的形象,完全不谈成绩?

杜锐:重塑形象不是一两年能够做起来的,现在离索契只有两年半时间,不是两年半时间就能把中国短道速滑队形象重塑起来的,在处罚出来后那天晚上很多老队员给我打电话,大家给我传达了同样一个观点,大家都在说,中国冬季短道速滑这个项目就完了,当时大家都很痛心。

杜锐:当然是形象上的坍塌,因为现在成绩还没有坍塌,换句话说,即使这批老运动员都不在了,当然不可能不在,因为很多人都已经回来练了,即使老运动员不在,这些小运动员也同样,毕竟地方队还在运转,正常的训练还在进行,他们未必在索契运动会上一块金牌都拿不到。

杜锐:对,但客观来说,王濛今年26岁了,到索契时她是将近30岁的年龄,在短道速滑这个项目来说,30岁左右的年龄,已经过了黄金期,我觉得这可以以大杨扬做类比,大杨扬在02年拿到金牌后,06年都灵奥运会时也复出了,但最后她只拿到铜牌。

就天赋来说,王濛和大杨扬相比也是一个层次上的队员,大杨扬没有做到,我想象王濛在索契也未必就能做到,凭她单打独斗,我觉得是很难做到的。

网易体育:刚才您提到了地方队的运转,很多人认为在这起事件中,真正归结到根儿上,可能是黑龙江和吉林这两个冬季项目大省利益的争夺。

杜锐:对,我觉得中国冬季项目之所以到今天,我可以说现在冬季项目还有更多黑幕、更多丑闻没有曝出来,不光是短道速滑这一个项目上,很多项目里都有在常人看来……

杜锐:也不是骇人听闻,会觉得是小学生都不可能犯的错误,有这样的黑幕存在着,造成这些东西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咱们国家有这么多省、市、自治区,幅员这么辽阔,但现在只有黑龙江和吉林两个省在搞冬季项目,说白了,冬季项目代表的是中国,但只是两个省在代表中国,这两个省之间的矛盾和利益冲突必然就非常尖锐。

网易体育:如果您想挖掉这个脓包,除非期待有一天我们的30多个省都能从事冰雪项目,这才有可能缓和尖锐矛盾吗?

杜锐:我想那一天很难看到吧,因为项目制约在这个地方,但是我觉得,要想改变这个项目,国家体育总局作为行业管理部门要鼓励更多省参与到这个项目里,这是改变项目的重要前提。

杜锐:在你无法改变传统的情况下,所有的管理方法、管理模式就应该更公开、更透明,比如你的奖金分配、赞助分配,还包括运动员的选拔,这些方面能够更公开、更透明,我想对这个项目有些矛盾的解决是有好处的,而且能够有所改变。

杜锐:不能说是不公平,因为不公开化、不透明化最后导致队员、教练、领队三方之间利益发生了严重冲突。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应该有一个明文规定,比如赞助的百分之多少归中心,百分之多少归个人,百分之多少归这支队伍,包括获得金牌的奖金也应该这样明确分配。

杜锐:现在有这样的明文规定,但有明文规定,为什么有人就不执行呢?不按照明文规定执行这件事情,非要把事情复杂化,现在不是没有明文规定,国家都有,但奖金分配的透明化我觉得非常不够。

网易体育:因为短道速滑项目本身的特点,有时候会出现所谓的“牺牲战术”,一些成绩不太好的运动员,在一开始领滑时甚至会出现稍微有点违背体育精神地去干掉对方非常强的运动员这样的情况出现,对这种情况您怎么看呢?

杜锐:可以说这是和奥林匹克精神相违背的地方,难道这不是和奥林匹克精神相违背的东西吗?奥林匹克精神强调的是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而不是在背后使小手段,来改变比赛结果。

杜锐:但短道速滑的规则恰恰是变相鼓励这种方法的,可能这和项目本身的设置有关系,这件事情发生后为什么关系错综复杂,每个人都代表不同的利益,每个利益之间发生了不同的冲突,和这个项目本身的特点有很大关系。

网易体育:说回短道速滑队,我们知道,李琰也谈到了自己执教以来的心路历程,现在看起来,她肯定还是会带领这支队伍去征战索契是吗?

杜锐: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李琰没有辞职,冬管中心和她的合同是签到2014年年底,从正常情况来看,李琰要带队带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结束,因为双方的合同契约是不能改变的。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如果李琰不主动辞职,她的帅位无人可以撼动,除非违约。

网易体育:对于李琰来讲,队伍变成这种样子,可能她也感受到了运动员对她的不满和怨气,她认为她真的还可以率领这支队伍在索契……不说再创辉煌,但至少保留大家认为她是一个成功教练的成绩底线?

杜锐:我觉得这个问题问李琰更好,我能够回答的就是,这个项目很难像在温哥华冬奥会上那样拿到四块金牌了,即使不出这件事情,中国短道队要想拿到四枚金牌也很难。

杜锐:对,在温哥华拿到四块金牌,除了中国队本身的能力之外,也有一些客观原因,比如韩国队自己的衰退,从索契来说,中国短道队面临的任务非常艰巨,俄罗斯是东道主,作为东道主,俄罗斯对这届冬奥会非常重视,包括安贤洙(音)这些队员已经代表俄罗斯参赛了。

网易体育:说完李琰,再说到王春露,我们看到她一直没有真正出来面对媒体,这件事情上是缺乏一方声音的,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王春露基本不会再带这支短道队了,她的领队职务已经从事实上消失了?

杜锐:我觉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答案是否定的,现在中心没有罢免王春露的领队(资格),自己本人也还在继续……我了解的情况,她还是有意愿继续当领队的,不知道中心领导是怎么考虑的,在行政命令没有下来之前,她还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领队,在中心没有和李琰解约,李琰没有主动辞职的情况下,李琰还是中国短道队主教练,是一个道理。

杜锐:我觉得这要取决于王濛自己本人的态度,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她对这件事情的认识,这件事情到底给她本人多大教训,让她性格里易冲动的因素有多大改变,这是最关键的。

杜锐:对,我希望看到一个新的王濛,应该说那样的王濛会更得到大家的喜爱,威廉希尔体育如果大家仅仅喜欢一个“猛张飞”,我想这个“猛张飞”带来的破坏力也实在太大了(笑)。

网易体育:关于王濛有一些不太负责任的传言,说她父亲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一些话,包括黑社会势力的介入,还有对领队的威胁……这些事情是真的吗?在您收到的信息中。

杜锐:因为我采访过程中没有听到这些事情,我想这些事情都可以去问接受采访的当事人。你说的事情是采访助理教练马延君的时候,可能这是打架时的气话吧,在情绪亢奋时人会说出来很多不理智的话,大家应该理解为不理智吧。

网易体育:照您刚才分析的,假设李琰没有主动辞职,行政命令又没有调走王春露,而有一天,无论是出于成绩的需要,还是她自己的认知,王濛重新回到短道队,那我们看到的局面和青岛之前、丽江之前有什么区别呢?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您认为现阶段的处理方式还是在延缓矛盾以更剧烈的方式爆发出来?

杜锐:对,我觉得冬管中心某些领导确实希望以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我觉得这种方式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杜锐:现在已经不是再曝多少丑闻或黑幕的问题了,而是这个队能否正常训练,能否以它的规律正常运转,我想管理者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不是考虑是不是有更多丑闻或黑幕,实际上现在这个队的训练等各方面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杜锐:对,非常不正常,你觉得发生这么大事情,这些队员能够安心训练吗?能够以正常的节奏正常训练、比赛吗?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杜锐:就是公布真相,我现在觉得冬管中心处理的方式就是希望把事情捂住、盖住,但事情发酵到了一定程度,不是捂着盖着就能解决问题的,那你就把事件原本是怎么回事,第三方调查的结果向公众公布,现在很可惜的是,没有第三方调查,所有事情都是媒体在公布真相,但我觉得媒体公布是有缺陷的,现在我可以说,任何一家媒体都无法采访到这件事情所有的当事人,本来当事人之间都是对立的。

杜锐:对,只能站在某一个角度上试图解剖这件事情,但我觉得这种解剖是远远不够的,冬管中心作为行业主管部门、管理部门,完全有必要把现在调查出来的事情的结果是什么样、引发事件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全部告诉公众,由公众来评判这件事情,最后事件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大家都会有一个判断。

网易体育:其实我们都不想看到这件事情最终人员全部替换,不希望看到教练远走他乡,也不希望看到主力运动员最终无法回到队伍,让队伍在索契一败涂地,我想冰迷并不希望看到几方都输的结局,希望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冬管中心有更多智慧去解决人们心中留存的疑惑、队员心中的疙瘩,让这支队伍的训练顺畅起来,在未来的道路上,不管成绩怎么样,能够像一支真正战斗着的队伍带给我们更多希望,希望希望还是存在的。

网易体育:如果有一天这个事情的真相曝出来,希望再请您给我们解读一下真相背后到底说明了什么。

网易体育:谢谢杜老师,也谢谢所有网友,希望大家还是对这件事情保持关注,我们也期待能够看到所谓的真相。

在中国短道界来说,从王濛开始练这个项目,当省队教练知道王濛这个人开始时,她就一直处于争议之中,业内人士对她一直都是“又爱又恨”。

队员利益受到了一定伤害,这件事情就本质而言,是教练与领队、领队和队员、教练之间利益分配上的矛盾,归根到底是因为这个。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