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花在何处

7月31日,李娜通过微博宣布,由于从3月开始膝伤复发,她将错过蒙特利尔大师赛、辛辛那提网球大师赛以及美网。伤退北美赛季加上此前与教练卡洛斯的分手,很多人开始担心李娜的职业生涯已经接近尾声。不管李娜是否会就此退役,中国网球都与李娜一起走到了一个极为艰难的时刻……

2008年奥运会之后,时任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孙晋芳主导了当时轰动一时的“单飞计划”。虽然“单飞”后的李娜、彭帅、郑洁等人依旧无法与体制完全割裂,但在当时,“单飞”的举措无疑让网球走在了中国体育改革的前沿。

李娜等人的“单飞”并非一帆风顺,至少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他们的成绩不佳,“单飞”政策受到了体制内不少人的反对,但是在中国网球寻求发展的大背景下,“单飞”已经是大势所趋。在实行“单飞”之前,中国网球发展的需要与传统体制制约之间已经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2002年釜山亚运会中国网球走麦城,李芳退役后出现的断档也凸显出传统体制在人才培养方面的桎梏。当时,由于投入方面的原因,中国的顶尖球员每年最多只能参加10站职业比赛,这显然是无法让运动员获得足够锻炼和经验的。

为了让球员们能够更多地参加国际赛事,获得排名和经验,中国网球加大了资金保障力度,郑洁、晏紫、李婷、孙甜甜等人开始频繁地到国外参加职业巡回赛。这期间,孙晋芳还说服了已经退役两年的李娜重回赛场。然而,加大投入,使运动员更多地参赛之后,体制与职业之间的矛盾就凸显了出来,最为尖锐的矛盾就是奖金的分配。在运动员们还处在体制内的情况下,他们的一切费用都由国家队统一承担,作为回报,运动员税后奖金的65%将上交网协,而剩余的奖金也并不是马上发放到运动员的手中。

随着参赛越来越频繁,利益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运动员“单飞”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在这样的情况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单飞”计划出炉了。可以说,“单飞”计划是当时最为符合中国国情的举措,其出台的背景和过程也注定了李娜、郑洁、彭帅这批运动员的成功经历无法复制。

首先,在“单飞”之前,这批球员接受了非常严格的基础训练,虽然这些严苛的训练有时候并非基于球员本身意愿,但实际上这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论是身体还是意志。其次,在“单飞”之前的年代,yabo亚博网址由于资金有限,运动员出国参赛的机会并不多,为了几站有限的比赛机会,队内的竞争十分激烈,这使得最终有能力“单飞”的运动员在此之前就经受了残酷的考验。

另外,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首批“单飞”的球员都有着一股冲劲,这股冲劲其实在大部分领域内第一批创业者的身上都有体现。作为“单飞”的呼吁者和实际践行者,她们内心有一种要证明自己的冲动,这使得她们的职业目标非常明确,并愿意为此做出努力和牺牲,这种心态显然也是在当时那个特定的背景下形成的……【详细】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第一批“单飞”者就像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先富起来的人一样,她们的成功经历摆在眼前,但你无法去复制。这也是如今这批“小花”们面临的困境。与前辈们相比,中国的“小花”们在条件和环境上比前辈们好了太多。郑洁、李娜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多次表达过对“小花”们的羡慕。

由于“老金花”们的出色表现,中国网球市场迎来了飞跃式的发展,到2014年,WTA在中国设置的赛事也达到了7站,其中既有低级别的125K赛事,也有中网这样的明珠皇冠赛事,几乎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中国赛季”。在如今的环境下,中国球员参加国际赛事的机会更多,而且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支付高昂的差旅费用。但为什么“小花”们在这样的环境下却没有像自己的前辈那样一步一个脚印地取得进步呢?

不得不说,与“老金花”们相比,“小金花”们更像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对于胜利的渴望以及坚韧的品格方面,“小金花”根本无法与“老金花”们相提并论。

另外,当年郑洁、李娜这批运动员参加国际赛事可以说是一种认可和奖励,因此,她们为此奋斗,也珍惜得来不易的机会。而现在随着参赛机会的增多,参赛的难度降低,“小金花”们对于这种得来相对容易的机会也不够那么珍惜。曾有体制内的教练批评现在的球员存在“输了这次还有下一次”的心态,显然这种心态会让年轻运动员容易甘于现状。

除了“小金花”自身的原因,训练方面的掣肘也是阻碍她们进步的重要原因。一位体制外的网球教练曾经告诉记者,体制内的训练虽然对年轻运动员的基本功训练有帮助,但是由于体制内的教练资源有限,年轻球员的技术根本没有办法有专人去给她们细化和巩固。这位教练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斜线,国内的教练可能就是告诉你斜线应该用什么动作怎么打,但是国外教练就会细化到斜线在什么位置,用什么力度,打到什么点,固定下来某一特定线路后,年轻球员就会被要求无数次地重复这样的训练,直到她们完全掌握这条特定线路的打法。”这位教练说,国外打基础的教练水平未必就比国内的教练高,但他们每一个细节都抠得很细。

正如“老金花”们经历了特殊的历史阶段一样,现在的“小金花”们也在经历属于他们的特殊时代,并不是说这个时代的“小金花”们注定是失败的一代,但要指望她们达到李娜那样的高度,无论是内因还是外因都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详细】

如果说李娜已经完成了她作为中国网球领军人物的使命,相信不会有人否定,同样的,李娜、郑洁、彭帅、晏紫(已退役)四位首批单飞的球员也作为一个整体完成了她们的使命。李娜将中国女子网球带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首批“单飞”的四姐妹加上刚刚“单飞”的张帅则以一个整体证明了“单飞”的可行性,她们共同将中国女子网球维持在了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虽然这一水平还无法与欧美国家相提并论。

“老金花”们为后来者打开了职业网球的“大门”,同时,因为她们的表现而逐渐形成了WTA中国赛季,从这个角度说,她们也是为后来者铺好了道路。她们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这个基础上每取得一个好成绩,都是对她们额外的奖赏。

“老金花”完成了使命,即将接班的“小金花”们也有着自己的使命。期盼她们达到李娜的高度似乎有些太过苛刻,此前已经分析过,“小金花”们所处的环境和特殊背景使得她们很难顺利完成接班。但是,如果她们能够在整体水平上向“老金花”集体靠拢,保住中国女子网球的关注度,保住刚刚形成的网球市场,那么这一批“小金花”也算是大功一件。

孙晋芳在卸任前曾对媒体说,中国10年内无人能够超越李娜,但整体水平应该会得到提升,进入前五十至前二十排名的球员会越来越多。这个目标就是中国网球“小金花”们的使命……【详细】

在当今世界女子网坛,“中国金花”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从2004年至今的这十年,可谓是中国女子网球的“黄金十年”。李娜、郑洁、彭帅等一批金花已经步入职业生涯的后期,因此外界焦急地期盼“小花”们能够早日扛起中国女网的大旗。与前些年只有“凤毛麟角”的几朵小花不同,现如今年轻一代的基数已经迅速扩大,真正的问题是真正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的领军人物至今仍未出现。

张帅、郑赛赛、段莹莹、王蔷、朱琳、徐一幡、韩馨蕴……,一大批小花的名字或多或少都曾经在各种赛事中出现,其中不乏四大满贯。可是这些小花除了能够在国内的比赛中偶有亮眼表现,能够给譬如郑洁、彭帅或者世界二、三流选手制造一些麻烦外,在真正受外界瞩目的大满贯赛场却难有作为,张帅如今排名已经冲到30名,是金花军团中仅次于李娜的“二姐”,可是迄今却保持着11次出战大满贯正赛全部一轮游的尴尬纪录。

不能否认,在李娜相继夺下法网和澳网冠军后,网球运动在中国越来越普及,关注网球赛事的人也日益增多。现如今,不算WTA巡回赛仅仅是国际网联在中国举办的赛事一年就有15站。如此一来,年轻选手在不用出国,大量节省成本的前提下也有机会与国外选手过招。出国现在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件,但是对于中国网球选手来说则涉及到一个体制问题。

曾经为中国网球改革立下汗马功劳的网球中心主任孙晋芳曾这样说过,“网球在中国奥运军团中拿上一块奖牌,微不足道。探索一条中国体育体制机制的创新之路,成就远远高于一块奖牌。中国网球在这方面是走在前面的,但这十年,我也深深的感觉到网球运动受到了很多体制上的制约。”中国网球目前是半职业化状态,与李娜、郑洁等成功单飞不同,小花军团中只有各别像张宇璇是真正的自负盈亏状态,更多的小花还是和以前一样坚持举国体制,虽然一些细节比之以前有了改变,但本质并无太大差别。”

孙晋芳曾直言:不论国家还是体育总局层面,必须要继续深化体制改革,如今的很多政策和法律都阻碍了网球职业化的发展。作为当事人段莹莹在接受采访时也有过类似的声音,“娜姐和彭帅她们的收入和竞技成绩挂钩,这符合她们在市场上创造的价值,这是整个职业体育的基础。职业化是网球发展的道路,我们国家应该有所借鉴,并且要有自己的特色,具体到每个球员也是,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划,每个人也有自己想走的路。”

郑洁今年曾经预言中国网球在3到5年内几乎可以肯定没人会顶上来。之所以能够有如此论断与中国网球发展现状是有着紧密联系的。实际上按照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只有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完成质变。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球员进入大满贯正签,并在这一层面上稳定一段时期之后,才能孕育出下一阶段的突破。

当“张帅们”在大满贯赛场取得首胜,然后一次又一次完成个人突破和自我超越时,中国女网新一代才能真正“接班”。当然根据目前年轻选手的条件和环境来看,(至少)未来10年小花军团中将很难再出现李娜这样的世界顶尖选手,不过闯入WTA排名前50位的人数应该越来越多……【详细】

正如当年的“举国体制”环境下诞生出“单飞”政策一样,新事物总是会在旧体制不再适应发展的情况下萌芽和发展。与李娜等人一同完成了历史使命的“单飞”政策也面临着二次升级,然而,这次升级可能比当年出台“单飞”政策更加困难。

“单飞”政策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暂时缓解了个人与体制的矛盾,但并非一劳永逸的举措,随着中国网球的进一步发展,植根于“举国体制”的“单飞”政策已经无法包治百病。可以说,中国网球的整体落后是大环境的落后,“单飞”作为特例依然要受到大环境的制约,包括政策、资金等各个方面。

孙晋芳在卸任前算过一笔账,“总局每年才给我们1000万元,通过经营再挣2000万元,中国一万多专业运动员,怎么分?”随着比赛的增多,这样的矛盾也会越来越突出,这也是“举国体制”下网球发展的困惑。可以说,大环境不改变,包括“单飞”在内的细节设计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

以奥运金牌作为主流评价体系的中国体育正在社会层面经历着转变,这将会倒逼体育领域的上层设计做出相应的调整。

网球作为一项高度职业化的运动,它在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内必将继续成为“吃螃蟹”者。未来,如果中国网球出现大面积“单飞”甚至集体“单飞”,您一定不要觉得吃惊,因为这是一条躲不开的路……【详细】

32岁的李娜、31岁的郑洁、28岁的彭帅,还有已经退役的晏紫、孙甜甜和李婷是最早被称为金花的一代球员,如今现役的三人中也只有彭帅还算年轻,李娜和郑洁都已经年过三十。李娜已经宣布退出美网系列赛以及美网,而郑洁本赛季参赛数量锐减,已经到了退役的关口。至于彭帅,虽然双打屡有建树,并排名世界第一,但单打一直难以取得突破,不知道在南昌获得的WTA125K的冠军能否让她日后在单打赛场有所作为。

小花中,25岁的张帅近几年发展最好,去年在广州拿下了WTA国际赛赛事的单打冠军,今年张帅的表现同样不错,但大满贯依旧难以突破首轮关口,以至于人们每次都要安慰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张帅不哭”。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